习近平:中国意大利都为各自古老文明自豪

新华网北京6月11日电(记者刘华)国家主席习近平11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意大利总理伦齐。

习近平表示,中意传统友好,两国人民都为各自古老的文明感到自豪,彼此相互欣赏和借鉴。马可·波罗、利玛窦在东西文明交流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建交以来,两国始终坚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处理双边关系,是重要合作伙伴。今年是中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明年是中意建交45周年,两国关系正站在新的起点上。希望双方共同努力,增进了解,扩大合作,把两国关系提升到新水平。双方要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继续相互理解和支持,加深政治互信,加强改革理念交流,以2015年米兰世博会为契机,开拓节能环保、可持续城镇化、现代农业等领域合作,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交流活动,扩大地方和民间交往和旅游合作,加强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沟通和协调,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

习近平表示,今年3月,我访问了欧洲四国和欧盟总部,同欧方领导人就共同打造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达成重要共识。我们要共同落实好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促进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实现新的更大发展。今年下半年意大利将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希望意方为促进中欧关系发展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

伦齐表示,意中都是文明古国,两国交往历史悠久,传统友谊深厚,这是意中关系的牢固纽带。新形势下,意大利将拿出比马可·波罗和利玛窦更大的胆识和远见,推动意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意方愿意同中方保持密切高层交往,加强治国理政经验交流,深化经贸、投资、科技创新、文化等领域合作,将采取更多措施,便利两国人员往来,特别是青年学生交流。意方将一如既往,积极促进欧中合作,在国际事务中同中方相互支持和配合。

能源系统成贪腐重灾区 几千万元都不叫钱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李凤桃 北京报道 3天之内,4名官员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立案侦查。继2013年8月刘铁男落马后,国家能源局近期再次陷入舆论关注的“腐败漩涡”。

5月21日、23日,最高检网站发布消息称: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下称“新能源司”)王骏,先后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6月23日,又有媒体报道称,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梁波已被带走调查。

能源系统似乎已成为贪腐的重灾区。据统计,去年8月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已有19名能源系统的官员及企业高管被调查。

“权力”,特别是行政审批权,一直被认为是腐败的最大诱因。在国家能源局,审批权是如何分布的?哪些部门更容易滋生腐败?贪腐官员又如何进行权力寻租?

国家能源局负责给能源项目发“准生证”——“路条”

国家能源局网站显示,该局为国家发改委管理的国家局,副部级单位。主要职责包括:按国务院规定权限,审批、核准、审核能源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等。

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介绍,按照审批程序,企业上重大能源项目会先和地方政府商量,地方有关部门同意后再向上推荐,统一向国家发改委上报,一般要先报到国家发改委或国家能源局的处室。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对于重大能源项目,国家能源局只是负责接收具体项目材料并给出基础性的审查评价,然后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核。虽然国家能源局对重大能源项目没有最终审核权,但作为执行部门,国家能源局各司向国家发改委上报的基础性材料及评价非常重要。“毕竟发改委的业务范围比较宽泛,对能源具体领域也没有太多研究,所以还是会尊重国家能源局业务部门的意见。”他举例说,比如,煤炭项目就是由煤炭司来牵头审核,其他相关司来协同批复。

一位熟悉能源项目审批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个能源项目,一般都要先找到国家能源局,获取路条后,再去找环评、国土、电力等部门,一系列程序走下来之后,再由国家发改委给一次综合评估并核准。

在现行能源项目审批制度下,“路条”是各个项目审批的前置条件,也是第一个关卡。

所谓“路条”,指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工程前期工作的批文,即意味着该项目纳入国家专项规划之列,相当于半个准生证。

据媒体报道,2004年,国务院实施投资体制改革,投资项目由审批制改为以“跑路条”为标志的核准制。

上述熟悉能源项目审批的人士表示,为规避投资风险,在项目启动之前,地方政府或企业首先需要国家能源局明确项目是否合乎规划。“本是地方政府或企业向国家能源局咨询的环节变相演变为了发路条,项目必须有国家能源局复函才能组织前期工作,开展土地、环保、供水、电网接入等支持性文件的报备”。

有媒体报道称,在现行能源项目审批制度下,地方政府将本地项目获得国家能源局“路条”作为头等事宜,进京做工作、汇报衔接成为了常态,并安排专人负责重点项目的跟踪和协调。在国家能源局办公大楼的楼梯口外,常年安放着几张装有靠背的椅子,上面坐着到这里“跑项目”的人。

哪个部门更容易产生腐败

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表示,在国家能源局,哪个部门更有权势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部门所管辖的能源在国家能源消费中的占比。第二,部门负责审批的单个项目的体量,规模越大,部门越热门,就越容易腐败。比如,有的部门负责审批的项目涉及上亿资金,而有的部门负责审批的项目只有几百万、几千万元规模。”

“在能源行业,一个项目动辄数亿,投资巨大,这也使这个行业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比如,很多人在煤炭领域“发大财”了,“魏鹏远在国家发改委时就是在煤炭部门,后来在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在他这个位置上,几千万元,那都不叫钱”。

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魏鹏远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当时,在其家中发现上亿元现金,执法人员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魏鹏远因此被网民称为“亿元司长”。

据了解,近期落马的许永盛、郝卫平、王骏则都曾与电力项目审批有关。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许永盛出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郝卫平任副司长。王骏则早在2001年就担任过国家计委基础司电力处处长,2002年其升任基础司副司长,后来接任电力处处长的是郝卫平。

国家发改委还有“参与制定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土地政策,拟订并组织实施价格政策”的职责。周大地表示,不排除有一些腐败分子不光是通过批项目,还会在制定政策上进行倾斜,借机敛财。

有业内人士指出,审批权是导致国家能源局出现贪腐现象的主要原因。

对此,周大地并不认同。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国家发改委拥有大型项目核准的权力,而这个权力是正常的,一个项目可不可做,总要有一个部门说了算,不可能所有的项目都要上到国务院讨论。”

周大地认为,集中出现的腐败现象与过去盲目追求GDP的地方发展模式有关。有大量的重复建设,国家发改委是不愿意批的,但是,“下面的积极性比上面高得多”,市长、省长就一层层找上来,“这样就反而给了国家发改委权力”。“在过去这种有权就想用一用的社会风气下,能源系统和其他领域一样出现了一些权力寻租、受贿、索贿的现象”,“如今,国家下力度反腐,将重点就放在一些领导干部身上,放在一些关键部门身上,放在牵扯投资巨大的领域上”。

在项目中安置亲友分杯羹,是能源领域权力寻租的常见手段

一位熟悉项目审批的人士表示,“做项目的人最清楚,要拿下一个项目,第一个要攻克的就是发改委,在实际审批中,发改委是第一个环节,也是最终环节,如果发改委不同意,其他部门基本上很难通过。”“一旦发改委通过了这个项目,其他部门的环节也就基本上通了,因为,官场有这样的潜规则,正常情况下,有几个人同意的文件,其他人不太好反对。”

“现官不如现管,因此,国家能源局的具体部门就有了较强的操作空间”。上述熟悉项目审批的人士表示,“在项目上报国家能源局之前,要先找司局的一、二把手去吃饭等。这种交际活动必不可少,目的是探探他们的口风,如果他们觉得这个项目还可以或者说50%以上能做,只要这个信息透露出来,跑项目的就会开始公关这些领导,投其所好,或让他们的亲属或让他们的亲属或朋友参与项目,分一杯羹。”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信息显示:国家发改委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刘铁男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物;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礼金礼品。

上述人士表示,在项目中安置亲属、朋友分一杯羹,这种方式是能源领域权力寻租最常见的手段,与直接行贿受贿相比,“这种方式的风险要小一点”。

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今年5月份国家能源局出事儿的4名官员中,据他了解,利用现任职务便利涉嫌受贿的可能只有魏鹏远,其他几个出事的主要原因是在项目中安排家属参与做生意。不过他的这一说法未得到能源局和相关机构的确认。

此外,据上述熟悉项目审批人士介绍,公关领导还分为主动公关和被动公关两种。“提前做工作、打通各个环节,这就是主动公关,一般人都会采取这种方式。尤其是前几年,监管不是那么严格,企业主动公关的特别多。”也有企业按照正常程序递交材料,当项目卡壳时,才去公关,“这个时候公关的人是比较被动的”,“要么负责行政审批的官员开条件,要么你开出的条件足够满足他,才会放行”。“选择哪一种方式要看具体的人,根据这个人具体的性格喜好和他的态度来决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约谈司局级干部:

“管好自己,看好家人,交好朋友”

7月14日,由国家能源局主管的中国电力新闻网刊发了《勇扛责任警钟长鸣——国家能源局党组强力构筑反腐倡廉防火墙》一文,被媒体称为“刘铁男落马后,国家能源局少有的对外发声”。

文章称,今年4月以来,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等多名领导干部,先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接连地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重组后的国家能源局陷入舆论关注的“腐败门”。该局干部职工对这些发生在身边的腐败案例感到十分震惊与愤慨。

国家能源局党组在第一时间召开会议,要求干部职工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支持、积极配合检察机关严肃查处腐败案件。

4月下旬,国家能源局成立了由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吴新雄担任组长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领导小组。最近几个月以来,该小组加大内部监督和案件查处力度,将原国家电监会成立10年来和原国家能源局成立5年来的问题线索进行起底梳理,分类提出处理意见。对调查核实的案件,依纪依法进行分类审理,情节严重的,移交司法机关查处。目前,已立案4起,查处2起。

文章称,“总结几起腐败案件的教训,项目审批权力过于集中,批项目、批资金的运行不规范和公开程度不够是主要薄弱环节。”为此,国家能源局加快实行阳光审批,抓紧梳理职责范围内的审批事项,进一步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进一步从源头上预防腐败。去年机构重组以来,该局已取消和下放23项审批权,最近拟在此基础上再清理10多项审批权。

此外,国家能源局党组从5月份开始加快干部交流轮岗工作,特别是重点考虑对主要业务司长期在同一岗位工作的司局级干部和处长。一位能源系统的干部表示,“在具有行政审批权限的岗位上不能工作时间过长,经常有计划地交流轮岗,可以让可能犯错误的人没有机会建立起所谓的圈子和利益链。”

从今年4月开始,国家能源局党组组织召开四次党员干部谈心会。吴新雄等局领导和机关党委负责人一起,就反腐倡廉等与各单位一把手、机关的50多名司局级干部、40余名处长以及其他党员干部进行了面对面的谈心交流。“各位局党组成员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与分管部门和单位副司级以上干部、各单位主要负责人与分管处长,分别进行了一次廉政提醒谈话,要求党员干部要管好自己,看好家人,交好朋友。”

6月20日,厚达203页的《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廉政手册》下发到该局每个干部职工手中。

文章称,建立“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工作机制等有力措施正在逐项落实。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周永康之子周滨涉非法经营被批捕 照片曝光(图)

【《财经》记者张玉学】来自权威渠道的信息表明,因涉嫌非法经营罪,无锡籍商人周滨已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始自中共“十八大”之后的反腐大戏,开始进入新的阶段。

包括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在内一系列“周案”相关官员,业已经最高检察院决定立案侦查,进入司法程序。

生于1972年1月的周滨,身材高大,眼睛细长,祖籍江苏省无锡市西前头村。依托其父强大的政治影响力,数十年来,无锡周家建立起一个庞大而又隐秘的政商帝国,范围从北京延及四川甚至拓展至海外。

“周滨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从国外留学回来做生意,不是说什么都不懂,而且特别注意法律,因此从做生意之初就有律师在一旁规避风险。”接近案情的人士说。

饶是如此,2013年年底,周滨被查。在此前后,与周氏家族一起,在国内石油系统、政法系统以及四川相关官场,十数名省部级官员应声落马。

不过,虽然和四川商人、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刘汉相识并有生意往来,周滨案案情目前并未涉及刘汉。

无锡周家兴衰

无锡周家位于无锡市东南方约12公里外的西前头村,不过周滨并非在此出生。他出生时,其父在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工作。后来,从石油工业部到中国石油(7.80, -0.05, -0.64%)天然气总公司,再到国土资源部、四川省、中央政法委以至中央政治局,其父官运亨通。

1989年至1992年,周滨就读于西南石油大学科技英语专业,结识了后来成为其“白手套”的同班同学米晓东和朱莉萍。

2001年,周滨携妻黄婉自美国回到北京。黄婉的父亲黄渝生是黄汲清之子,母亲为詹敏利。黄汲清是著名地质学家,发现大庆油田的功臣,有”中国石油之父”之称。詹敏利、黄婉也曾在周滨多家公司持股任职。

在全国尤其是在四川,周滨的生意涉及水电、石油、旅游、投资等,依托四川商人吴兵的“中旭系”以及石油系统,其商业帝国的价值以亿万计。

在无锡,周滨的叔叔周元兴初中毕业后回家种地,和妻子育有一子,一辈子在家务农,今年2月10日因癌症去世。另一叔叔周元青中学毕业后走上仕途,曾担任无锡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其和周玲英育有一子周锋(在家族内又称周峰)。据《财经》此前调查,除周玲英的生意外,比周滨小2岁的周锋,依托北京宏元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投资平台,紧随堂兄叱咤商海。除四川以外,其足迹遍布新疆、内蒙古、天津和老家江苏等地。

2013年底,无锡周家被抄,包括周元青一家三口在内的周家多人被带走调查。同期,周滨业已被带走调查。

案情无关刘汉

2014年5月23日,湖北咸宁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刘汉被判处死刑。随后刘汉上诉,此案在7月14日二审开庭后,至今未予宣判。

据《财经》了解,四川经商期间,周滨与刘汉因一位时任阿坝州委领导相识。随后,刘汉以1200万元的高价买下周滨此前投资的阿坝州九顶山旅游项目。

后来,在阿坝州毛儿盖河流域水电站开发项目中,因为项目推进遇阻,刘汉请周滨出面代为持有。此后,项目得到了县、州和省三级发改委的同意,而且申请到了6亿元的银行贷款。

虽然两人相识并有生意往来,不过,来自权威渠道的消息称,周滨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目前并未涉及刘汉,“周滨跟刘汉毫无关系。”

此外,与刘汉一起被控制的其前妻杨雪,仅涉嫌窝藏罪,案情也仅限于同刘汉一起,为潜逃的刘维送衣物等物品,目前该案仍未提起公诉。

地方政府欢迎举报两节歪风公布举报方式

中新网8月31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中秋、国庆临近,为严防“四风”问题反弹,继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公款送月饼等‘四风’问题举报窗”之后,一些地方和部门陆续出台禁令和措施,并公布了电话、邮箱等举报方式,畅通渠道,欢迎广大群众监督举报,狠刹两节期间的不正之风。

(原标题:一些地方和部门公布举报方式 欢迎举报两节歪风)

新疆塔城地区雪灾灾情持续 近5400人受灾

原标题:新疆塔城地区雪灾灾情持续 近5400人受灾

 资料图。张军强 摄 资料图。张军强 摄

中新网11月16日电 民政部网站发布消息,11月10日以来,新疆塔城、阿勒泰、伊犁河谷及昌吉州东部山区出现连续性强降雪或雨雪天气,塔城北部、阿勒泰部分地区出现暴雪或大暴雪,截至11月16日9时,塔城地区塔城市、托里县、裕民县近5400人受灾,近100人紧急转移安置,近900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报告,11月10日以来,新疆塔城、阿勒泰、伊犁河谷及昌吉州东部山区出现连续性强降雪或雨雪天气,塔城北部、阿勒泰部分地区出现暴雪或大暴雪,累积降水量有15-40毫米,塔城裕民县达56毫米,上述地区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1-2倍,局地偏多3-4倍。截至14日8时,上述地区积雪深度普遍有15-30厘米,最大积雪深度在塔城市(37厘米),目前降雪还在持续。

强降雪导致塔城地区部分县市房屋倒损以及市区部分树木及电网被积雪压断。截至11月16日9时统计,塔城地区塔城市、托里县、裕民县近5400人受灾,近100人紧急转移安置;近900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美国总统任人唯贤?任人唯亲?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两任书记:一个霸道一个随和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今年首个台风“尼伯特”生成 为1951年来第二晚

中国天气网讯 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于今天(3日)上午8点钟在美国关岛以南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这是今年我国第一个编号、命名的台风,今年成为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第二晚的台风生成年份。

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热带风暴级,英文名:Nepartak;名字来源:密克罗尼西亚;名字意义:著名的勇士)于今天(3日)上午8点钟在美国关岛以南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上午8点钟其中心位于我国台湾省台北市东偏南方大约3070公里的洋面上,就是北纬8.8度、东经145.0度,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8级(18米/秒),中心最低气压为1000百帕,7级风圈半径200-300公里。

预计,“尼伯特”将以每小时15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偏北转西北方向移动,4日以后移速将有所加快,强度逐渐加强,最强可达强台风级或超强台风级(48-55m/s,15-16级),并逐渐向我国台湾到华东沿岸靠近。3日白天至6日白天,“尼伯特”对我国海域无影响。

6日以后,“尼伯特”将逐渐趋向我国台湾到华东沿岸,并有可能于7日夜间至8日先后登陆我国台湾东部和闽浙沿海,也有可能在华东近海北上。

中央气象台预计,3日白天至6日白天,“尼伯特”中心经过附近海域将有较大风雨天气,相关海域海上作业和过往船舶建议改变航线进行避让。

6日夜间至10日,“尼伯特”将先后给我国台湾、华东沿海地区及东部海区带来较大风雨的影响,请及时做好防台准备工作。

根据历史数据统计,一般每年首个台风形成是在3月下旬。在多数厄尔尼诺年次年,台风较常年生成的时间偏晚、总数偏少、强度略偏弱。例如,1983年首个台风生成日期是6月25日;1973年首个台风生成日期是7月1日;1951年以来最晚是在1998年,一直到7月9日才生成首个台风;因此今年台风生成时间为1951年以来第二晚。

为何厄尔尼诺年次年台风生成日期偏晚?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监测首席周兵解释,通常西太平洋低纬地区大气的上升运动很强,对流活动旺盛,有利于台风生成。在厄尔尼诺年,东太平洋海温异常偏高,西太平洋海温则较常年偏低,西太平洋低纬的上升运动也将有所减弱,由此导致西太平洋低纬地区对流活动减弱,西太平洋提供给大气的热量和水汽减少。这不利于形成台风所需的低层辐合、强上升运动、高层辐散的大气环流条件,所以厄尔尼诺年西太平洋台风生成偏少。


转基因问题是如何撕裂中国社会的?

每次有关“转基因”的报道都会引发观点两级分化非常明显的“论战”,双方似乎难以心平气和地沟通。《知识分子》特独家对话贾鹤鹏,探讨“转基因”问题是如何撕裂中国社会的。


十问冯仑:太关注成败该怎样反省

‘学而不思则惘’,如果只是凶猛地吸收知识、狂奔在路上,那总有一天会消化不良的。适当的反省,能让我们积蓄更强大的力量